上海同性恋亲友会助孕 为同性夫妻生子圆梦

上海火天大有助孕是服务于中国的正规试管婴儿代孕机构。我们为客户提供优质、费用合理并富有经验的代孕全程服务。

我们的使命是为无法生育的夫妻创造爱的希望和完整的家庭。 我们为您提供全方位的代孕服务解决方案。

我们的咨询和管理服务将简化您的代孕之旅的每一步, 包括完整的预算和成本管理,安排高质量的卵子精子捐赠、安排代孕母,协调试管婴儿和产前保健的各方面。

上海火天大有助孕机构并不是一个“宝宝”工厂,我们只是为如何建立您的新家庭提供最好的建议 我们的专家团队是三甲医院生殖科医生。近十年,超过3000个宝宝通过我们的服务网络诞生。 我们亲身体验过辅助生殖技术在中国需要应对的法律和文化问题。毫无疑问,我们能帮助您创造新的家庭并安全合法地给家庭带来新生命。

我们的全程服务意味着我们会从您挑选卵子捐赠人的那刻开始直到您合法拥有您的宝宝的所有过程提供全部服务。

我们为所有伴侣提供经济实惠和安全的代孕服务解决方案。

我们为所有伴侣寻找最实惠的代孕解决方案。

我们帮助过上百个同性家庭并且我们拥有此领域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处理同性恋准父母所面临的困难和障碍的经验。

情况说明: 成立于2010年,上海火天大有助孕机构是国内同性恋代孕服务提供者的领头羊,并且拥有超过500个成功的案例。

试管婴儿IVF·精子和卵子捐赠我们提供全方位服务: 从最初的咨询开始,到试管婴儿IVF的各个方面以及产前检查,新生儿出生、DNA检测我们和上海三甲医疗机构合作。

我们致力为代理孕母的生活带来好的改变 我们服务同性恋亲友会数十名男同性恋 女同性恋。我们切身了解同性家庭组件和后代抚养的种种问题

“男同”花90万借腹生子:希望血脉能有所延续

在5个正常胚胎里,2个是男孩,3个是女孩。赵宇想了想,还是决定第一个孩子要个男孩。

孩子

晚上八点半,赵宇到了约定的咖啡厅。他留着寸头,穿一身衬衫和牛仔裤,戴着副金属框眼镜,看上去气色很好。

他最近刚把公司卖了,正在休假,“先玩玩,现在很自由”。相比工作,赵宇现在更关心如何做好一个单身爸爸。

赵宇打开手机,给我看儿子安安的照片,那是个正抱着奶瓶、看向镜头的小婴儿,眉眼间的感觉和赵宇很像,但透过他瞳孔的颜色,还是能看出来这是个混血儿。

为了得到这个孩子,钟源花了90万。

赵宇是个“男同”,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在性取向上的不同,但他一直隐忍,生活被学业和工作填的满满的。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完成硕士学业后,赵宇回国,在互联网行业创业。六年时间,他的企业已经有超过一千名员工。

作为企业创始人,赵宇更加需要隐瞒自己的性取向。他从不参加同性交友聚会,或者去同性酒吧。在一些交友软件上,他也不敢放上真实的照片和个人信息。直到34岁,赵宇还是一个人。

赵宇开始觉得孤独,“除了听音乐没有别的解压方式了,忙完工作回到家,周围特别静”。父母不知道赵宇是男同,但也没催过婚,“他们只是希望能有个人陪着我,照顾我”。

赵宇有过两段短暂的恋爱,最后都无疾而终。他觉得,想在“同志”圈子里找个能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并不容易。“这个群体很不稳定,没有社会和法律的约束,也一直处于歧视和压抑中。很多年轻人都抱着玩乐的态度。“

孤独无法排解,赵宇开始有了想要个孩子的念头, “我不是指望孩子给我养老,我只是希望我的血脉能有所延续。”

为了有个孩子,除了领养,不少“男同”会和“女同”结婚,也就是有名无实的“形婚”,或者跟异性恋女孩结婚生子,过普通夫妻的日子。

赵宇也曾尝试同异性恋女孩交往,甚至见过女孩的家人,但很快他就提出了分手,女孩不知道内情。“那家人太好了,我会有愧疚感,这不就是骗婚吗?”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如何拥有一个孩子,赵宇觉得无计可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最后,是朋友给他指了另一条路——代孕。

代孕妈妈

2017年初,赵宇开始了解和筹备代孕。

代孕地点,赵宇选择了上海。在代孕市场火爆的上海,

代孕过程涉及供卵女孩,代孕妈妈、中介方、实验室,三甲医院的医生、以及孩子出生后身份证明等多家机构,过程漫长、复杂。“什么风险都可能会出现,都是你想象不到的。”

在中介的选择上,赵宇打了不少电话咨询,留下的印象大多不好,“更像是在做销售,时不时的催促你考虑”。

赵宇最终选择了一家中介,整体价格和其他中介的价格大差不差,但这并不是赵宇选择的主要原因,“他上大学也是学医的,自己可以算是半个大夫。有些医学材料他也能读懂,可以帮助我。”

这个中介自己也有过代孕的经历,因为身体原因,他和妻子几次尝试自然怀孕都失败了,后来也是在上海代孕得子。“他能帮我解读检查结果、分析各种我压根都没想到的会碰到的医学和生理问题,还是挺专业的。”赵宇说。

赵宇跟中介一起整理了一个长达两年的时间框架,列出了每个时间节点要做的事情,需要付出的资金和支付方式,最后估算出,整个的花费差不多90万人民币。看着长长的时间表,钟源感叹:“正常的天伦之乐,在我们身上怎么就要如此地煎熬?”

紧接着,中介就开始帮赵宇联系捐卵人,也就是卵母,她将为赵宇的孩子提供健康的卵子。长长的清单发来,里面包含了候选人肤色脸型、生活习惯、父母情况、家族病史、生活态度等一系列信息。

除了健康状况和家庭环境,身高和受教育程度是赵宇更关注的。他最后选中的供卵女孩本科毕业,身高174,是个清秀的姑娘。“那天晚上开始有点激动,好像已经有个孩子在未来等着我了。”

之后,就是确定代目,也就是代孕妈妈,在赵宇的精子和供卵女孩提供的卵子结合成受精卵后,胚胎将会在代母的体内成长、发育十个月。

对于以后的生活,赵宇还是希望能够找到理想伴侣,可以再代孕一个宝宝,过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但到了这个年龄,赵宇称自己已经是这个圈子里的“老人“。真正愿意跟他一起过普通日子的人,并不好找。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赵宇代孕的做法。甚至有朋友跟他翻脸,“你考虑过孩子的感受吗?你凭什么让他一出生就在单身家庭?”赵宇被噎住,反驳回去:“那你找个女孩结婚,不告诉人家,不就是骗婚吗?”

赵宇从没想过欺骗孩子,关于如何解释他的身世,赵宇已经在心理医生的指导下做好了准备, “爸爸为了你的到来,找了两个帮忙的阿姨,一个阿姨给了爸爸卵子,一个阿姨孕育了你”

同性恋通过代孕有自己的孩子。是毁三观还是正能量?

上海火天大有助孕,旗下北京,上海,泰国,成都,浙江,江苏,安徽等地有多家分公司。集团与三甲医院合作,所有代孕流程透明。欢迎客户咨询和实地考察

微信:17521310082

今天说一个在国内饱受争议的话题,同性恋生孩子的事情。首先上海火天大有助孕集团要声明一点:我们是不反对同性恋的,如果同性恋过的幸福,我们还会支持。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的权利。而且我们本身就是做试管代孕行业的,所以不管les还是gay都是没有任何歧视的。

其实同性恋自古就有,这个方面史书上都有记载,大多是野史。题外话就不说了,而且现在国人对于同性恋的包容度也比以前好很多了。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也都允许同性恋结婚,中国台湾前几个月也立法宣布同性恋可以结婚。而国内的同性恋人现在还处在夹缝中生存的状态,对于这些不知道各位看官是觉得毁三观还是正能量呢?

说正文,不管是les还是gay那么在一起,都是正常人的生活,那么不可避免的就想有个孩子。来自的来源一个是自己想要一个是来自父母的的压力。so,问题来了。怎么才能有一个自己孩子?其实现在医疗这么发达,les同过试管婴儿就可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但是在国内没有三证的群体是不能做试管的,比如结婚证。要是在合法的国家和地区这个都不是问题。很多国内的同性群体都选择到国外。经济能力和预算富裕的情况下还可以考虑,但是经济能力不是很好的怎么办?国外的试管婴儿代孕费用那么高。所以在国内代孕做是比较好的选择、

Les群体通过捐精,用自己的卵子,做试管婴儿,然后自己就可以怀孕生孩子。而gay就比较麻烦了,要捐卵,还要找一个代孕志愿者来怀孕妊娠,才能有自己的孩子。les整体操作下来在国内10多万就够了,但是gay就没那么简单了,要找一个代孕志愿者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美国代孕那边动不动一百多万,怎么吃得消,在上海助孕一个供卵女孩需要5万左右,代妈需要20万,医疗托管七七八八加一起需要个50万。而且现在国内来说私人是代孕机构太多太杂,所以要想有一个孩子,一定要找一家靠谱的机构合作。

现在看来同性虽然好接受,找我们上海助孕集团的同性恋群体不少,但是不是每个真爱的同性都能有一个孩子。但是大家通常都说的异性只为繁衍,同性才是真爱。

是不管怎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只要自己过的幸福就够了。